绿麻雀配资

章贡便民网

用户登录

股票配资

股票配资

资讯

查看

网上10元买了个“虚拟爸爸”,结果…

2020-04-30/ 章贡便民网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原标题:网上10元买了个“虚拟爸爸”,结果…“你好,我是你朋友给你点的虚拟爸爸。”通过好友申请后,“虚
 

原标题:网上10元买了个“虚拟爸爸”,结果…

“你好,我是你朋友给你点的虚拟爸爸。”

通过好友申请后,“虚拟爸爸”在屏幕那头对白磊说:“乖崽,先叫一声爸爸。”

在白磊还没摸清楚情况时,对方又打出一连串文字,叮嘱他吃饭,催促他写论文,监督他不准打游戏。

绿麻雀配资白磊是西安一名大四学生,前两天,他收到好友给他点的“虚拟爸爸”,于是有了以上一幕。这是无法按计划归校的年轻人们创造出来的一种新型娱乐方式——去淘宝花上10块钱,选择一个角色,留下朋友的QQ或微信号,然后坐等对方被轰炸。

类似的虚拟服务在淘宝数不胜数。去淘宝搜索“虚拟爸爸”或“万物虚拟”等关键词,可以发现不少宝贝,成交量从数笔到数百笔不等。

绿麻雀配资各社交平台也在纷纷分享这种服务:3月16日,某微博博主建立#万物皆可虚拟#的话题,14张配图里展示了虚拟老母鸡汤、虚拟李云龙、虚拟蚊子、虚拟游乐王子、虚拟爸爸等角色在QQ上对几名投稿人的“轮番轰炸”。截至发稿日,这条微博获得了 9000 多个赞和 1.1 万条转发。B站、抖音、快手上,不少UP主也对“万物虚拟”进行了测评。

哪些人在买虚拟服务?卖家具体怎么操作?该服务走红的原因是什么?记者采访了业内相关人士和心理专家。

服务者:

绿麻雀配资角色转换,只需几分钟时间

“俺老李这辈子,最对不起的就是秀琴。”

“那就赏你一丈红吧。”

绿麻雀配资对于重庆大三学生小拓(化名)来说,从《亮剑》里的李云龙到《甄嬛传》里的华妃,角色转换,只需几分钟换微信头像和网名的时间。

小拓是淘宝店“老鸭解忧店”兼职陪聊员工中的一员,一个多月前,他在微博看到“万物皆可虚拟”话题,这种又能陪人聊天取乐打发时间、又能赚钱的工作让他很感兴趣,于是当天他就去淘宝找了家店铺,变成了员工。

小拓告诉记者,如果不是这次应聘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还是一个“全能手”。“尖叫鸡、游乐娃子、天线宝宝、花园宝宝、蚊子、华妃、塞班、马桶……”提及扮演过的角色,小拓“如数家珍”。

扮演不同角色时都要进行最大限度模仿,比如虚拟李云龙会模仿电视剧《亮剑》中李云龙的台词,虚拟游乐王子会模仿《巴啦啦小魔仙》中游乐王子的台词,虚拟蚊子会“嗡嗡”,虚拟托马斯小火车会“况且况且况且”。

绿麻雀配资众多角色中,虚拟李云龙是小拓扮演次数最多的角色。有一天他接了40多单,李云龙就占了30多个,但他觉得“李云龙比较简单”。

“最难的是尖叫鸡,因为我是人工发声,这是别人都不会的绝技。”小拓提及一次印象深刻的扮演尖叫鸡的经历,对方和他比赛谁学得更像,因为太像,对方怀疑他用了道具。

并非每个角色都能自如应付。遇到不了解的角色,这时候,小拓就要花时间去网上查资料:初学华妃时,他去网上翻看了《甄嬛传》节选;客人点了首英文歌,他花大半天时间学会;点《花园宝宝》歌的人多,小拓学会了动画片里所有的歌。

这份看起来轻松愉快又能赚钱的工作,其实也并不总是能让双方都开心。比如一次一个女生给闺蜜点了一个青蛙,小拓全程在屏幕另一头“呱呱呱”扮演青蛙,对方吐槽说“你们钱太好挣了”,小拓二话没说,把钱退了回去。

绿麻雀配资对于在屏幕后变换身份,一会儿是青蛙,一会儿是蚊子的小拓来说,意义不仅限于找乐子和赚钱。做了一个多月后,小拓发现这份工作对他的性格起到了一些积极的影响。原本他比较害羞,但后来这种面对陌生人的害羞渐渐消失了。“我感觉自己比以前更放得开、更会社交了。”小拓说。

店主:

绿麻雀配资最火爆时一天接150多单,

“李云龙”被点得最多

绿麻雀配资鸭鸭(化名)是小拓的老板,也是大三学生,她告诉记者,在他们这行,小拓这样的人,统称为“小哥”。

绿麻雀配资今年2月底,鸭鸭在微博上偶然刷到“虚拟男友”的话题,觉得很有趣,和好友一合计,立马在淘宝开了家店,上架了第一个宝贝。

绿麻雀配资鸭鸭告诉记者,最开始店里只做虚拟男友,后来店里一个小哥突发奇想,把自己的微信名和头像变成了“非主流”,刚好看到了“万物皆可虚拟”的话题,便做起了“万物虚拟”。鸭鸭自己也当客服,常见的虚拟之外,她接过很多堪称“奇葩”的单,比如马桶、酸辣面片汤、土拨鼠等。

鸭鸭觉得虚拟人物能解忧,能带来快乐。来点单的人大多在20岁左右,除了用来整蛊朋友,还有一些因工作、生活不顺,想找个“树洞”吐吐苦水缓解情绪。

绿麻雀配资也有用来叫早或监督学习的:消费者下单后留下电话号码,第二天就会在该起床的时候接到声音好听的人打来电话,提醒对方起床洗脸刷牙。或者,一些自制力差的人可以买一个监督学习的服务,这样就会有一个人每隔一段时间来问问你作业写完了没有。也有人点虚拟李云龙叫早。“声音可能不会模仿得很像,但语气、口吻、台词得像。”

鸭鸭提到,虚拟李云龙是被点最多的角色,“最多的一天,接到过六七十个点李云龙的单。”她问过一些人,有人是从抖音过来的,也有人是从B站过来的。

绿麻雀配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扮演虚拟李云龙。在鸭鸭的店里,小哥也有分工。“一些模仿小哥会接恋爱单,但很多恋爱小哥不接模仿单,因为模仿比较难,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。”

鸭鸭有保存聊天记录的习惯,她专门建了个店铺微信号,把翻车的、好笑的截图都挂上去。最火爆的时候,鸭鸭和客服两人一天就要接150多单,两人忙得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她并没有深究这种服务为什么一夜之间突然火起来了,但她遇到过很多同行做了一半就封店不做的,“这种聊天宝贝在淘宝很容易被封,因为像是陪聊,容易让人联想到色情,所以在淘宝是禁止的。”

虽然客户一般不会太较真,但偶尔也会出现矛盾。“扮演难度最大的是虚拟恋人。因为你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。”鸭鸭说,只能告诉小哥释放自己的魅力,如果对方实在不满意,也没有办法。

心理专家:

虚拟关系更加突出自我、否认责任和给予

为何“万物虚拟”服务会走红?

绿麻雀配资成都市武侯区心传青少年心理服务中心理事长、心理咨询师余宓宓表示,成因可能来自各个方面。在她看来,除了孤独感、安全感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现代人情感障碍越来越多。“现实关系需要承担更多责任,人们可能在现实关系里受到创伤,或现实关系获取太难。虚拟关系可以完全掌控,可以更加突出自我、满足自我而否认责任和给予。”

此外,余宓宓认为这种服务走红,和疫情期间人们长时间被迫关在家中、不出门进行现实互动也有关系。“集中性在家隔离的这段时间,人们减少了现实接触,把大量时间放到网络和二次元中,太久没和陌生人现场交流。这项服务成本低,还能为疫情期间越来越干瘪的生活创造一丝惊喜,又绝对健康无感染风险,这或许也是该服务走红的原因。”余宓宓说。

绿麻雀配资成都商报-红星期货配资 记者 王垚 彭祥萍

部分图据受访者

责任编辑:郑亚鹏

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,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。(官方微博:新浪期货配资 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